您的位置: 主页 > 鸡翅木家具 >

鸡翅木家具

  声明:,,,。详情

  鸡翅木家具俗称“鸂鶒(xi chi)木”或“杞梓木”,鸡翅木家具因为纹理漂亮又寓意吉祥而受追捧,又因其子为红豆,又被称为“相思子”。清屈大均《广东新语》把鸡翅木称为“海南文木”。

  虽然作为一个木材名称,鸡翅木让植物学家和木材学家们不待见,认为是在戏说木材,但是不得不承认,民间匠人通过他们最直接的感观而得出的这个名称,是最形象的。为什么呢?因为这个木的独特与显著之处便在于它的木纹,宛若鸡翅羽毛般璀璨。如果不是专业人士,没什么人能准确说出鸡翅木的中文学名和拉丁文学名,因为这个约定俗成的叫法早已深入人心。而且从2000年8月1日实施的《红木国家标准》开始,对鸡翅木类树种及其木材特征也做了科学的界定,这个来自民间匠人智慧的名称终于得到了认可。

  鸡翅木分布较广,非洲的刚果、扎伊尔、南亚、东南亚及中国广东、广西、云南、福建等国家、地区均产此木。当前木材市场上进口的多是非洲鸡翅木与缅甸鸡翅木。非洲鸡翅木的颜色略发黄,故也称为“黄鸡翅”;缅甸鸡翅木的颜色带黑,故称“黑鸡翅”。

  在《红木国家标准》中,收录了三个树种为鸡翅木:1.非洲崖豆木,即非洲鸡翅木,产地在非洲;2.白花崖豆木,即缅甸鸡翅木,产地在缅甸;3.铁刀木,产地在南亚及东南亚,中国云南、福建、广东、广西。

  以及清早期的部分家具都使用这种鸡翅木。区分老鸡翅木并不难,首先是份量,老鸡翅木体轻,在硬木家族中最轻,甚至抵不上有些柴木,比如榉木。一件鸡翅木家具,掂一掂份量就可以知道是不是老鸡翅木;其次是颜色,老鸡翅木色灰,尤其年久失蜡以后,其颜色土灰,难看之极。上蜡之后,颜色略浅,鸡翅纹理才可分辨;三是纹理不甚明显,老鸡翅木不如想象那么美丽,经验不足者常常与铁力木混淆。但分辨老鸡翅木有一简便可行的办法:立起指甲与木纹形成90度方向轻轻划过,平滑无碍者是老鸡翅木,随纹理有跳跃感者为铁力木。老鸡翅木纤维柔韧,能胜任一般雕刻,极细的雕刻在明式鸡翅木家具上未见,说明了鸡翅木材质的局限。

  新鸡翅木仍是清代产品。清中期至清晚期,老鸡翅木告罄,新鸡翅木登场。新鸡翅木颜色略重,呈棕色,纹理中颜色略黄;体重较重,与老鸡翅木从份量就可以区分;纹理明显,新鸡翅木在常人眼中比老鸡翅木漂亮。新鸡翅木纤维粗,韧性好,不易雕刻,故凡用新鸡翅木雕刻者都显粗糙。

  黄鸡翅木,是指根据色泽划分,材色浅的非洲崖豆木在市场上说有可能归于“黄鸡翅木”。

  鸡翅木家具在明清家具中比例很少,但个性十分突出。它风格迥异,既不像黄花梨家具文人化倾向那样明显,也没有紫檀家具那样沉穆雍容。鸡翅木家具周旋于文人与商贾之间,迎合着高雅与低俗,适应着社会各个阶层的需求。

  从家具设计上说,把木质纹理因素放在首要位置上的,只有鸡翅木。古人已明确用鸡翅木做家具,追求的是表现纹理,而不是表现工匠的雕工技巧,故以不雕或尽可能少雕为设计出发点,这些最初的动机就是鸡翅木风靡几百年的根源,鸡翅木的名声与明代家具的制作者显然有着因果关系,这种因果还是来自明代文人崇尚自然的生活观。

  明代文人所重视的非人工因素的展现,是中国古代家具设计理论的闪光点。我们惊讶古人这种超前的审美意趣,把非人工的理念悄悄地融进与人类生活息息相关的家具中,强调人与自然共荣的生存哲学,这的确高人一筹。可惜的是,明代文人的这种近乎矫情的行为,没有被大多数人理解,世俗逐渐占了上风,鸡翅木变成了炫耀的资本,少有人知道鸡翅木最早使用者的良苦用心,背离明代文人初衷的作品随着社会的需求一件件问世,一代代流传。

  进入清朝中期,鸡翅木家具发生了明显的变化。受同时期其他优良材质家具的影响,鸡翅木迫不得已改变了自己的初衷,把表现自然纹理的原则放弃了一半。这一时期,黄花梨家具和紫檀家具做工穷极工巧,以繁缛表现奢华。鸡翅木终于没有耐住寂寞,开始注意雕工与纹理并重。然而我们可以看到,鸡翅木家具比起紫檀家具,雕工明显少了很多,它本质中的设计原则还在悄悄地起着作用,使鸡翅木家具不至于太过背道而驰。

  收藏鸡翅木家具,了解它发展的过程,分析它内在的成因。把家具研究这一单纯的课题,放在当朝当代的历史人文环境中,就会发现、感知先哲们苦心积虑的生存哲学。

  鸡翅木家具有显著独特的纹理,质量非常不错,而且绝不生虫。用鸡翅木做出来的家具看上去很有档次,很受儒雅人事的喜爱,而且鸡翅木家具很有艺术感,放在家具中绝对能够彰显主人的品味。

  新的鸡翅木家具木质粗糙,木丝有时容易翘裂起茬。而且鸡翅木家具雕刻稍微有一些难度,所以市面上很少有成套的鸡翅木家具。

  消费者选购鸡翅木家具,首先要问产地,因为非洲鸡翅木与缅甸鸡翅木的区别很大。

  真的鸡翅木非为老鸡翅木和新鸡翅木,明清的家具都是用的老鸡翅木,木色比较灰,纹理不是很明显,只能胜任一般的雕刻;新鸡翅木一般是清代晚期的家具,纤维粗,韧性好,不宜雕刻,颜色略黄,纹理分明,一般都要认准鸡翅木家具的物理性能。

  不要随便用湿布擦拭或用水冲洗鸡翅木制品,避免涂抹带有化学试剂的物品。更不能用碱水、酒精等具有腐蚀性的化学品来对鸡翅木进行擦拭,以免破坏、损毁木材的纤维。

  不要用湿抹布或粗糙的抹布揩擦鸡翅木家具,要用干净柔软的纯棉布,加少许家具蜡,顺着木纹来回轻轻擦试。擦橄榄油,橙油,核桃油或者真正的好木蜡都是不错选择。切勿使用所谓“御守盐”等物质清洗鸡翅木。“御守盐”实质为粗海盐,用其浸泡“净化”鸡翅木,不但起不到养护鸡翅木的作用,反而会极大地损伤木质,造成木质变粗、变色及开裂。

  鸡翅木家具表面应避免与硬物磨擦及长期放置过于沉重的物品,以免损伤表面木头纹理,最好是垫一块可透气软布,再放置瓷器铜器,电视,鱼缸等装饰物。热水杯等更不能直接放置在家具表面上,否则会留下不容易去除的痕迹。搬运或移动家具时应轻拿轻放,不能生拉硬拽,以免损伤榫卯结构。应该从桌子两边和椅子面下抬。搬移时柜子要把柜门锁上,避免柜门活动,并用软绳索套入柜子底盘下提起才可移动。